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宋涛、侯正光的创作观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5-13 11:44:08

“东方风尚”是今年3号馆的主题,聚集了一大批中国原创设计品牌和设计师。他们拥有国际化的视野与专业设计背景,具备灵敏的时尚触觉、丰富的美学创意及设计阅历,也深知商业设计的价值,以全新的商业模式切入家居领域。我们采访了两位最具代表性品牌的创始人:自造社创办人宋涛和「多少MoreLess」设计师品牌发起人侯正光,谈到了“东方风尚”的内涵、精神追求 、产品价值等多个问题。



宋涛 

自造社创办人

FT:“文人设计”这个概念算不算是设计师的精英意识的表达?

宋涛我觉得更多是一代人对精神的追求,中国的艺术家、设计师在精神以及美学的追求和品位都非常重要,会影响到很多普通人。从设计角度来看,大家都在努力创造中国人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审美,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可能把传统的生活方式完整地保持下来,那如何在国际化的环境里保持自己的文人状态?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方向。


FT:做文人设计,当代设计者自身需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宋涛首先肯定要对自己的传统文化要有一定了解,新一代设计师很多都有留学背景,对国际流行风格非常了解,在这个基础上反过来看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传统文化时,就会用自己的眼光和方法提取好的元素和方法,而不是简单地套用,这其中消化的能力很重要。

      

黑川雅之 青翳房


FT:自造社这次带来了与黑川雅之、周宸宸合作的作品,他们是如何体现“文人设计”的?

宋涛从年龄上看,黑川雅之已经八十岁了,他一直在寻找东方的精神与美学,而宸宸是80后的年青人,有他自己对设计的思考,对生活方式的理解与黑川雅之是不同的,但他们最后表达出来的方向是一样的,因为有一个大的趋势在里面,就是当代的审美趋势。我自己也做了一个系列,用了一些老上海元素,三代人,老中青,我代表中年人,中年阶段要找自己文化的根基在哪,可以找一个点出发。而年轻人处在国际化环境中,只要抓住时尚的感觉就行了。到了黑川这个年龄,他对自己的一生有反思,走到最后肯定是极简的美。这跟每个年龄段想要表达的成熟度、自觉性、品位等都是相符的,三个年龄段、不同的点,最后要表达的审美标准其实是相同的。

 

FT:年轻人抓住时尚就可以了?

宋涛对,他还会成长。这是一个过程,对传统文化的吸收与认识,到了一定年龄就会突显,这个时候你得去找喜欢的东西,形成自己的理解,这种理解不是表面化的,应该是潜移默化的。

周宸宸 兼容并蓄系列


FT:时尚多半都是由西方设计引发的,很强势。

宋涛那当然,我们连自己的体系都没有,日本通过几十年创造了自己的语言和体系,中国刚刚开始,其实我们现在连起跑线都还没到,但是很多设计师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真正到了起跑线,我们才能说有资格和别人去竞争,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时间太短。

 

FT:起跑线是个什么状态?

宋涛那肯定还需要十年或者更长时间,这种东西是靠积累的。我们没有体系,没有形成闭环,设计师做设计师的,厂家做厂家的。只有整个产业、设计师跟大众审美都在同一个语境里,才算真的刚开始。

 

我这几年做了很多跟艺术、设计有关的展览,大众审美的培养、提高是必需的,他们都是未来的消费者,只有看得懂设计师的设计概念和背后的思考,他们才会理解并喜欢你的设计。要不然他们觉得都是商品无所谓,宜家产品就挺好用,也是设计师设计的。这就是对设计师、设计师品牌没有概念。


FT:所以这也您要把设计师提到跟艺术家同等地位的原因?

宋涛是,在西方就是这样,他们都是创作者。







侯正光

「多少MoreLess」设计师品牌发起人

【晒上海】概念产品设计展策展人


FT:多少这次来参展,有些什么亮点?

侯正光:我们基本没什么新品,研发一个新品的成本很高,所以我们尽量少出点新品。但每一件产品又都是新的,因为我们最主要的研发工作都在于对老产品的优化,占整个研发工作的90%以上,这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工作。我们现在大概有150多件产品,每个产品或多或少都有值得提升的空间,从工艺、成本,甚至是销售方面,都可以。家具是耐用消费品,这意味着它的研发严肃程度很高。新品并不是上市了就代表研发结束,它会不断迭代,发生微小的细节调整,最终都是为了让产品更加成熟。这种成熟包括更好看、更好用,甚至是成本更低了,这些其实就是“新”,老产品的更新比新产品的出现可能更有意义。

 

【有余】茶组


FT:我们知道品牌名称“多少”也体现了您对产品的思考。

侯正光:“多”与“少”可以说是价值观,也可以说是行为准则,“少则得,多则惑”嘛。我们现在面临的选择和需要满足的要求过多了,为什么会有环境问题发生?应该就是使用者造成的吧。这边砍木头,那边割鱼翅,都是我们的需求,“欻”一条链就出来了,买卖的源头是欲望,没有欲望就没有杀戮。


【闲云】床 &【闲云】床头柜


FT:但消费者的需求很多都是被刺激出来的。

侯正光:所以设计师可以起到正作用也可以负作用,就看怎么选择。这不是说我们掌握了真理,而是作为设计师,我们还能想想,这东西得尽量少点,尽量让它的使用时间更长一点,让它的价值体现得更充分一些。如果连这些问题都没有思考过,那新产品没有必要出来。我以前老说一句话,再牛的一张新椅子也是没有必要的,椅子还不够多吗?各种各样的,你有什么理由再来一张新的?你的理由也许是,这张椅子更好用,能用得更久,更加环保等等,可以替换掉过去某一张或某几张不合适的椅子。你至少得有这样的一个逻辑嘛,没有的话就很荒诞,我们不能为了新而新,不能为了跟别人不一样而去做设计。

 

FT:品牌还有引导作用。

侯正光:其实我倒觉得教育这个事不要过多强调,我们最终是用产品说话,这是定位的问题。多少的定位是小众,因为确实不是很便宜,我们再努力把价格往下合理化,它也有一个最起码的底线。由于价格作为一道槛,它就变成了所谓的中高端,就是小众嘛,那我们就老老实实为这个小众做好产品,这个基数在中国也够大了。站在我个人角度,我真的不满足于这一点,迟早有一天,我还想做更大众的产品,想为更多人做设计,时间还没到,到了我们就开始。

【言稀】沙发


FT现在出现了不少设计师品牌,究其本质就是创业,您觉得其中泡沫的成分有多少?

侯正光:无论在品牌前面,设计前面加什么定语,它本质就是商品。泡沫是由两群人有意无意地在制造,一是商场、展会、品牌、代理商等,他们认为这是新鲜事物,是卖点,不断地夸张,告诉消费者它们不一样,得买,所以很容易变成泡沫;另一个是设计师本人,乐于享受这件事。

 

我认为作为商业来讲,别骗人就行。问题是设计师得清楚,这是一个商业行为,不要把它当成任何借口,一旦变成借口,你总会想着被人同情,被人原谅,甚至当产品有问题时,你就觉得你是原创品牌,应该被原谅、被容忍,其实你的自我要求得更高才对。否则凭什么变成光环?现在我们被关注是很幸运的,应该很珍惜这个时间点,赶紧把产品做好了,趁机把商业做成,否则完全是在浪费。

 

我们自己做了十几年,从一开始觉得我们是原创,卖不好不怪我怪你,后来慢慢才知道,不是市场的问题,不是消费者的问题,原因在自己。不要说我们走早了,谁让你走那么早呢,自己没踩准点。走早了就往后退几步,消费者能看懂,也愿意购买,还很喜欢,这是对原创最大的尊重。


采访、编辑:May




龙湖时代天街房价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