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蝉多远韵,空山有余音——孙洁鸣作品欣赏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6-02 13:50:43

            (长按关注)

孙洁鸣是上海人,出生于1965年。他的个性随和、乐观,对事物的看法执着又不偏激,充满激情并富有理性。2000年,孙洁鸣对朋友说:“我打算在雕刻上下些功夫,弄出些成绩来。”之后就是长时间的沉寂,偶有小作问世,虽耳目一新,却也没有太大影响。或许冥冥中就注定了孙洁鸣与“蝉”的渊源,蝉寓意高洁、一鸣惊人,恰巧应了“洁鸣”二字,也正是博古蝉钮的创作,成为他回归雕刻艺术的转折,这是他创作的第一个被广为人知的寿山石雕刻作品,至今还有人以此为蓝本进行临摹。

博古蝉钮章

在博古蝉钮印章取得成功之后,很快便沉寂下来。“对于我来说,在博古这一领域已经很难再有突破,如果再按目前的路子走下去,雕出来的作品会越来越工艺化和程式化,那我还不如换一个方向,在其他领域寻求改变。”多年后,孙洁鸣在谈及当时的创作,已经感受到了一丝危机。孙洁鸣在看似沉寂的时间里并没有间断创作,他在尝试着另一个风格的突破。这一时期的创作整体上是写实的,鱼、虫、鸟、兽、螃蟹、鹧鸪、甚至还有树叶和花瓣,在他的雕刀下都刻画的栩栩如生,他也乐于尝试不同题材来锤炼自己的技艺。到了2009年底的时候,孙洁鸣在一枚带着橙红色彩的二号矿石印章上面雕了一只梅花鹿,这只梅花鹿再度让收藏界为之惊艳。

鹿钮章


这枚梅花鹿钮印章是有出处的,上海博物馆历代印章馆中收藏了一枚犀角制梅花鹿钮印章,神态憨厚,身形机敏,而整体却呈现古茂拙朴的气息,当真是妙趣无穷。孙洁鸣的灵感就此激发,他根据印石与犀角的材质特点,对鹿的姿势和神态都略作变化,就表达出不一样的风格。这枚印石通灵剔透,橙红的俏色明艳、跳脱,孙洁鸣的设计的线条再次强化了这一特点,在他的雕琢之下,这只小鹿更加健壮,更加俊俏,也更加活泼,轻盈和灵动的天性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卧马钮章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一定不会满足于自我的重复,在鹿钮印章取得成功后,相继又创作了卧马等题材,随后孙洁鸣的目光就转向了他处。在今天看来,他对待自己作品的态度与两年前相比又有新的变化。特别是这枚鹿钮印章,他说如果他现在再雕刻的话,会将重点展现拙朴的风格,那种感觉就是博物馆里的那枚犀角鹿钮印所呈现的。如果缺少了这种拙朴感,那么鹿钮呈现出来的韵味是与西方艺术接近的,中国的味道就过于浅淡。而鹿钮之后,他的创作就始终围绕着传统的元素,一直在试图表达这种拙朴的味道。

鱼把件


在此后的一系列的创作中,孙洁鸣都恰当的运用了这一技法,皴法的形态也有了多样的变化,如卧马钮中山石的“斧劈皴”、石斑鱼把玩件上斑纹的“虎皮皴”等。通过描摹自然肌理皴皱斑驳的具象,还原国画中皴法的意境,又借国画皴法的表达,描绘山石等物体更为内在的质地结构,孙洁鸣的这一创作理念可称得上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不仅突破了传统技法中线条与块面的结合,更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髓完美表达,展现出独具魅力的艺术风格。

其他作品欣赏: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