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设计系主任 Steven Heller 揭秘筹建中在曼哈顿的海报博物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27 13:27:21



传奇的设计评论家、撰稿人、教育家,也是 Poster House 顾问委员会成员 Steven Heller 通过邮件针对纽约的一间海报博物馆的使命、目标、需求以及内容对工作人员进行了采访。


Steven Heller:是什么动力促使你们在纽约开办一间海报博物馆?

Val Crosswhite:我们真的很激动能够在纽约开设这么一间博物馆!海报文化在美国的博物馆界经常被忽视,所以我们认为很有必要来关注这一领域。很多颇具名望的收藏家对于筹建一座针对海报收藏的博物馆的兴趣已经持续了多年,但由于种种不同的原因都没能实现。Poster House 现在很幸运的能够接过这一棒,我们不仅在这个项目上有足够的支持和热情,拥有一处将要被翻新设计的令人惊叹的空间,更有一个出色的团队负责把它们都实现。只能说在这个海报复兴的重要时刻,我们真的很幸运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


总监 Julia Knight,董事主席 Val Crosswhite,策展人 Angelina Lippert 在他们位于曼哈顿的办公室。


Steven Heller:你们开馆后的展览内容有什么既定的范围吗?

Angelina Lippert:就展览内容的范围而言,会像天空一样的无边界。我们尝试去尽最大的可能吸收所有与海报有关的概念,并且我们也希望在海报的主题下最大限度的囊括美国之外其它文化与时代。所以,我们不会去仅仅为19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20年代的法国海报策划展览,虽然那的确也是我们想要展示的其中一部分,但不会是全部。我们要想把海报从印刷和平面设计的不同方面进行展示,并要包括到当今为止的每一个国家和每一个时代,在这里没有晦涩难懂的海报,也没有任何题材禁忌。


此外,我们的展览也不会是对于指定的时期、艺术家/设计师或地点的单独回顾。我们想要让每一次展览都有一个独特的视角,可能会是一句简单的提问“你是不是从没见过这么出色到让人生畏的作品?”,也可能是通过很细微的差别和学术的视角在广泛的层面上去推论图像与社会及文化的关系。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想启发对于在这个共享的全球历史中海报所扮演的角色的对话、辩论以及好奇,当然,很多历史本来也就是存在争议的。


Val Crosswhite:当我们对人们说海报博物馆这个想法的时候,人们总是习惯性的去给出他们对于海报的个人化定义或标签,比如“啊!你们是想展示20世纪40年代的电影海报么?或者迷幻乐队的海报?各种社会运动的宣传海报?”可以说我们对于所有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没错!”,但我们要给的更多!虽然人们对于海报总会有出于自身经历的个人化的共鸣和关联,但我们想要在这些关联上扩展对海报的定义,将公众对于海报的认知推到一个更广阔的层面上。


Julia Knight:我们第一年的项目将会展示这个世界的多样性。我们将组织一场20世纪80年代加纳的手绘电影海报展,也委托了一位平面设计师策划一场关于当代广告是如何进行文化交流的主题展。另外,我们也将就来自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东南亚的 OSPAAL (The Organization of Solidarity with thePeople of Asia, Africa and Latin America)反抗运动海报的收藏做一次展览。由此可见,我们在对海报的最大限度定义的范围中工作,以避免Poster House的限制和狭隘。



Steven Heller:对于这间博物馆对公众开放,有具体的时间计划吗?

Juilia Knight:我们正处在这个项目最让人激动的阶段——正在全面的安排这间博物馆的设计工作。现阶段,我们已经委托 LTL Architects 进行建筑的改造和设计,也正在把我们的媒体顾问团、餐饮顾问、灯光设计师、音效设计师、以及其它对于博物馆提供支持和贡献的各个专业工作者们聚集在一起。虽然我们很激动,但因为具体的设计尚未展开,所以依然很难在现阶段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规划。我们期待在2018年底对公众开放,开放前的这段时间我们会持续在博客上更新一切筹备工作的进度和最新状态的更新,所以请持续关注我们的消息吧!


博物馆的门票将会采用建议捐款的方式,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鼓励每一位参观者的参与。此外,博物馆的位置将会在曼哈顿的中城,位于第23街的中央区域,这会使博物馆的地理位置很方便让更多的观众轻松抵达。我们也计划针对不同的观众开展不同话题的公众项目,所以这并不仅仅是一间针对海报爱好者或平面设计及文字设计爱好者的专业博物馆,而是希望面向更广泛的观众。正像海报本身的设计目的就是为了面向大量的观众,我们也自然而然的把这一初衷移植到这间博物馆的建设上。


Val Crosswhite:我们同样也关注对于不同公众项目的开展,以此来为我们的展览提供更多的支持和补充,比如与设计师的谈话、为儿童设计的活动、电影展映等等。我们想要让观众走进博物馆的大门之后,完全的沉浸在海报设计的激动和惊喜之中。由于海报本身所具有的普遍性的魅力,这间博物馆本身也很自然的拥有了平易近人的姿态,因此我们也更加想要用一种能够吸引所有人都参与其中的方式来呈现展览中的海报。


第23西街119号,Poster House未来的坐标。


Steven Heller:在纽约已经有很多销售海报的商业画廊,为什么你们认为海报应该成为一种具有历史意义的物品呢?

Angelina Lippert:我认为这正是一个最大的美国式问题。从19世纪80年代以来,欧洲已经建立了多间面向公众的海报博物馆,而在美国竟然到今天都找不到一间我们自己的能够与欧洲那些博物馆对应的机构,难道这不是很奇怪么?


我们经常会发现当海报被展示在美国一些主要的博物馆中的时候,它们就像是红头发的继子一样被嫌弃,被展示在靠近洗手间或者其它边边角角的位置,而不是在正常的展览空间中。我们都知道莫奈的睡莲画作们很重要,是因为我们在书中读到它们,在拍卖行见到它们,以及它们总被博物馆安置在庄重的基座上,而后告诉参观者它们是多么值得赞赏和铭记。它们被认为是艺术家独一无二的终极表达。而海报通常被看作是用来推销商品的大量复制的印刷品,比起被当作某种艺术保存和观赏而言,更多的是被使用然后被丢弃。这种短暂性的特质也让它们难与通常意义上的艺术所并置,但与此同时,也正是这种特质让海报能够成为一种窥探某一特定文化和时代的无可比拟的窗口。


Val Crosswhite:这一问题也是对艺术与设计区别的讨论的反映,艺术家成功的时候会被认为他们通过一种引人入胜又真实的方法表达了某些自我的想法,而设计师的成功通常被认为是有效的解决了一个什么问题。另外,设计师通常是在试图推销,无论是推销一个想法亦或一件商品。因此,当人们普遍会把海报看作是一种较弱的表现形式,而不是一种高级的艺术形式的时候,更多人也就这么认为,并且坚信。但这可能也让我们看到另一个事实,那些最重要和最出名的海报像那些重要的油画一样永远都是一小部分,它们在另一种层面,扮演着不一样的角色。


Steven Heller:你们的博物馆有什么目标观众设定吗?海报爱好者?海报制作者?还是那些从来都没有把海报视为艺术的人?

Juilia Knight:我们有计划一些目标观众,包括您提到的所有这些。世界各地有一大批海报专业人士在收藏和展示海报,而且已经做了数十年,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展览吸引他们用新的视角关注到历史上那些最受欢迎的展品。同时,不论是本地居民还是游客,我们也想吸引这些在纽约的所有博物馆爱好者们。距离博物馆地址最近的 Flatiron 和 Chelsea 的居民对我们也极其的重要,这些区域的居民多数是多人组成的家庭,因此我们想要策划一些能够覆盖所有年龄区间观众的公共项目吸引他们的参与。此外,由于我们位于汇集了众多技术和设计专业人士的 Silicon Alley 区域的中心位置,我们也能够最大限度的体会和观察到设计从业者们到底对海报抱有多大的兴趣。我们也已经观察到很多品牌顾问、平面设计师、网页设计师以及出版商等都对海报抱有极大的热爱,并且他们把海报看作是一种精致的文字设计的物料,以及能够对形式和功能的表达的探索的形式。


当然,我们也将策划一些创新的公共活动去吸引那些从来都没注意过海报的人!从我个人来说,我发现海报可以说是一道新的前菜,即使不一定能说是艺术的话,也能够让人进入设计与工艺的美妙世界。毕竟,海报是被作为推销员而被设计出来的,所以它们也必须游走在吸引力和市场之间。这种关系对今天的消费主义有很大的影响,我也认识到设计师娴熟的运用那些漂亮的设计去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因此海报也一定是需要清晰的沟通,否则海报在功能上首先就失败了。而后,它可以成为一种崭新的艺术形式。


Val Crosswhite:在纽约集结了一大批设计师和技师,我们一直都在考虑他们。博物馆本身想要吸引游客,也想尽可能的吸引更广泛的观众前来参观,但我们还是得说博物馆首先尤其欢迎纽约人自己都来参与我们的展览和活动。



Pentagram 为 Poster House 创作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视觉形象系统,把博物馆的名字变成一种动态的框架,以此让画面内容能够被即刻传递。视觉形象系统运用了定制的英文字型,博物馆名称中的两个单词被分别安排在各种宣传物料的版面的边缘,以此来控制图像与信息,并也成为一种暗示画面是 Poster House 项目、展览与收藏的组成部分的视觉信号。另外,两个单词被沿着版面的顶部与底部裁切,这种对于版面边界的玩味也流露出海报更迭的层次以及全出血设计的裁切。



Steven Heller:博物馆的收藏是如何成型的?会考虑设置永久收藏和存档么?

Angelina Lippert:当然,我们会做这些工作!我们首先从一个丰富的永久性收藏开始,然后用过一系列的项目去不断的发展和扩充。所以,如果我们要做一个关于X的展览的话,我们会按照要把展览做到最好的目的去收集作品,然后把我们的资源与收集来的作品相互补充以达到对于展览和主题的最大化回应。因此,这也意味着我们将会通过一种对于作品极其选择性和混合性的方式工作,与其它类似机构有极大的不同。至于这背后的想法,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被认为是蓝筹股的收藏,比如像典型的 Lautreces 和 Cassandres(高可靠的大规模分布式存储系统),而我们完全可以从这些地方租借作品,我相信这将会让我们的永久性收藏更加独特。我们也允许学生、学者、以及平面设计的专业人士能够亲眼观看到在其它博物馆无迹可寻的第一手的原版作品。

 

除此之外,我们也积极的在寻找和收藏越来越多的当代海报作品,从2017年的女性大游行上的手绘标语到地铁里的最新广告,当然,难点也在于我们很难知道今天的哪些广告能够在未来的100年持续散发影响力。谁知道 Dr Zizmor 的那些低科技地铁广告是不是将成为一种引发众多纽约人共鸣的文化标志?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百科全书式的收藏工作将会更多的是向过往回望,这样的结果将是我们的历史性海报收藏将会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同时也保持持续增长的对于今天我们生活中出现的海报的收藏。我还得说,我想不到到目前为止还有其它哪一间机构组织像我们一样在做这种工作。



Steven Heller:博物馆什么时候开放?

Juilia Knight:2018年的冬天!快把它排进你的日程!




本文由段智华翻译

图片版权归属 Poster House,

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CONTACT US

ljy100@126.com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者合作意向,可给我们写邮件。



订阅号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