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债 | 杉杉、思凡终究还是见面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12 10:11:11

杉杉的服装厂今天停电调休半日,午后两点钟才上班,做到上半夜十点钟下班。往常也有这种情况,睡个懒觉起来后,跑一趟菜场,买回菜来给曼诚把晚饭吃的都煮好,她落心地上班去。

今天照理也该如此,但她却提不起精神来。是昨天加班累了,还是昨夜失眠所致?都是,却又似乎都不是。她有些躁动不安,有点紧张。为曼诚即将带回家来的儿子,为她做出的这一宽容待人的决定。她明白只要自己不同意、不点头,梁曼诚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将他前妻的儿子带回家来。但这样不等于是在折磨曼诚吗?她又于心不忍。

在梁曼诚道出这件事的那一瞬间,她已敏锐地看穿了这件事的实质:她还愿不愿与梁曼诚过下去。不愿过,那就大吵大闹、离婚。不是她带着云云离开亭子间,就是把梁曼诚赶出去。要在一起继续过下去,维持他们之间的感情和婚姻,她就得忍受,再难堪她也得忍受。她选择了后者,不但在于她带着云云离家出走无处可去,不但在于梁曼诚被赶出去之后只能到单位借宿,关键是她还爱着他。当年她之所以在淘汰了不少的追求者之后,选定曾经结过婚的梁曼诚,就因为她爱他,她得享受一次人世间实实在在的爱情。

现在她的忍受已经开始了。向梁曼诚表态是一回事儿,理智地判断也是一回事儿,真正地要她和那个孩子见面、相处又是一回事儿。

梁曼诚离去之后,她竟啥都没有做,也做不成。失了魂一般在小小的亭子间打着来回,一再扪心自问,我这样做出决定是对的吗、对的吗?楼梯上响起脚步声,传来梁曼诚用陌生的云南口音叮嘱孩子上楼时小心别碰着煤炉,杉杉用了极大的毅力才克制住自己的烦恼和厌弃。她的心像乱鼓一样击打着几乎站立不稳,她坐到了床沿上。

父子俩进了亭子间。

“杉杉,这是梁思凡。”曼诚赔着谦卑可怜的笑容,她宁愿他不笑还好受一些。梁曼诚又转向儿子,“思凡,这是阿妈。”

孩子用呆滞的目光望着她。

杉杉浮起笑脸说:“你好。早饭吃了吗?”她只去过崇明农场,没离开过上海。当年在学校念课本时才使用的普通话,说起来很不顺口了。

“吃过了。阿妈。”孩子既回答了她的问候,又喊了她。杉杉连四肢都感觉到那种震颤心灵的紧张。这孩子像他的妈,但杉杉一眼就从他的眉眼举止中,认出了他和曼诚的那些相像之处。天哪,这是曼诚和另一女人的儿子,现在却要骚扰她的生活,刺激她的灵魂了!

“多大了?”她好不容易镇定住自己波动的情绪,问出一句。

“十四岁。”

“那可以当云云的哥哥了。”杉杉明知自己是在没话找话说,但还得说啊。她不能显得太冷淡,她多少还有些理智,知道这怪不得孩子。他是无辜的,不是他要作这样的孽,“你读中学了吧?”

“初二。”

“学校放假了?”

“没得。”

“那你怎么……到上海来了?那不耽误学习?”杉杉话讲出口,才觉察有审讯的口吻,连忙关切地补上一句,“学习跟得上吗?”

“我,呃……”孩子畏怯地瞅她一眼,又翻起眼皮,可怜巴巴地望了梁曼诚一眼。

梁曼诚站立不安地垂手瞅着儿子。杉杉看到泪水在孩子眼里滚动,心中有些不忍。正要岔开话题,亭子间门口人影一闪,传来一声浓厚的浦东口音:“哎唷唷,来客啦!我看看,来的是啥大客人。啊呀,是个小囡。是外地来的吧?杉杉,是你的侄儿还是外甥啊?”

梁曼诚一脸尴尬地望着杉杉,急忙招呼:“浦东阿婆,你买菜回来了?”

杉杉随手从墙壁挂钉上取下一只竹篮,站起身迎出去,说:“是曼诚面上的小客人。浦东阿婆,我跟你说,走,到上头你家去说。”

说着,她直朝浦东阿婆眨眼睛。浦东阿婆是机灵人,瞅一眼便看明白了,连忙答应:“好,好!到我屋里去讲,我屋里没外人。”

本文摘自《孽债1》,叶辛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7年1月

内容简介:

沈美霞、卢晓峰、吴永辉、梁思凡、盛天华——5个十四五岁的知青子女——怀着对父母的刻骨思念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结伴从云南到上海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走进一个个陌生又有血缘关系的新家庭。于是,情与理、情与法、情与爱、情与恨、情与嫉妒等一系列矛盾与碰撞接踵而至,引出一个又一个家庭纷争与情感纠葛,上演了一幕幕令人怦然心动、唏嘘感慨的深情故事……

作者从真挚的感情出发,从人性的深度出发,挖掘了深厚的社会与历史内涵。正值“上山下乡”五十周年之际,希望更多的青年读者能够通过这部长篇力作,洞察那一代人的情感经历,了解那个特殊的年代。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 阅读原文,可购买相关书籍


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当代中国出版社立场,如转载请标明出处


如果您对内容感兴趣 请点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当代中国出版社微信号:DDZGCBS

“关注当代 阅读中国”

当代中国出版社将继续以读者为本,为广大读者提供有意义,有价值的好书,期待您的宝贵意见

回复:毛泽东/胡乔木/陈赓/陶勇/季羡林/小书馆/预测术/传记/文学/大师/经济/名人/励志/职场/:即可浏览相关内容,也可以直接给我们留言,留下您的宝贵意见

发表